御龙在天礼包
回鄉偶記
時間:2018-8-24 9:09:02來源:湖州市公安局閱讀人數:8,141










    

  舊時的兒歌時常在耳邊回響,兒時的伙伴如今還有幾個在身旁。童年的風箏不知飄向何方。聽著外婆的搖籃曲、我們在艱苦的歲月中快樂成長。別忘童年、那是你的快樂夢想,別忘親人、那是你生命的源泉,別忘祖宗、那是你終生的烙印……

  由于年久的緣故,在我記憶中兒時的往事,大多已漸漸地遺忘了,倒有時偶爾間淡淡的思緒,反覺更加親切和纏綿悱惻,那時一個怎樣的境界,常在我夢中反復出現,使我留戀忘返和惆悵不安。

  公元一九八三年六月初,我隨家人踏上南下的列車,回到了整整十五個年頭在思緒中徘徊的土地上。那是座歷史悠久的小縣城,三江交匯而成溪。藍藍的天空飄過朵朵白云,清澈的溪水歡快流淌著,似一道白練纏繞著大地。遠處天邊層層疊染的山巒,似一個個睡臥的美人,又像一位小家碧玉、在夕陽沉淪的晚霞中婷婷玉立。小城沒有都市的喧吵,倒是火車的一聲聲汽笛聲,驚醒了遠處叢林間的一群白鴿久久盤旋于城市上空。

  走出車站,穿行于城市的街巷時,早已華燈初放。手拎大包小包氣喘吁吁的我,豁然聽得巷子深處傳來陣陣兒歌合唱聲,哦,今天是兒童節?我不禁放慢了腳步,聆聽著久違了的歌聲。快跟上!母親急促的話音在耳邊響起,我抬頭一看,忙三步并作二步跟隨而去。當我們推開外公、外婆家的房門時,兩老頗感驚訝。那個年代電話沒普及,尋常人家一般都是書信來往,有急事的話也難得去郵局發個電報。兩老早接到母親的信、但沒想到我們來的這么快,不過喜悅的心情馬上躍在臉上,一頓問侯后,外公說:“一路也辛苦了、你們早點休息吧”。于是母親匆匆將我倆安頓好就去休息了。躺在簡陋的木板床上,家弟很快睡覺了,然我卻是輾轉難眠。窗外下起雨,漸漸下大了,屋頂上點點滴滴的雨聲讓我思緒了很久、很久,漸漸地我融入了夢境。

  翌日,雨停了。我走下樓,外婆和母親早準備好早餐,趁她們忙碌時,我站在院子里尋找兒時的點滴記憶。這是一座年久失修的大雜院,院里一幢古色兩層木樓,在風中發出吱吱的聲響,真使人擔心有傾覆的可能。院子四周的土墻有一米多高的樣子,墻上斑斑跡跡,當然墻上是沒有玻璃、鐵絲攔著的,那時的人們很淳樸,不像現在搞得人人自危。院外的行人走過,內外剛好能見半個腦袋。院門是一扇對開木門,門上嵌有鐵環、鐵釘,門樓是人字型,下雨時可以遮雨。這一切和我記憶中留下的一模一樣,只是院子中少了一棵大果樹,院外正對院門的一口池塘也填平了,搭建了不少房屋。果樹俗稱香泡樹、綠葉喬木,生長的根深葉茂。記得兒時夏天我們白天在果樹下玩耍,到晚上在樹下納涼,常聽院子的老人講故事。待到秋天果子熟了,果樹的主人就用一根竹竿、頂端綁住鐮刀,刀口下再綁住小竹藍,然后慢慢升起竹竿對準果子頂端輕輕一拉、香泡便墜落竹籃中了。那時院子里的男女老少都是興高采烈的,而我們幾個小孩更是瘋的起勁,手上、臉上泥土、汗水掛滿了一道道痕跡,放在平時大人早就揪耳朵了,但那天大人們似乎懶得管我們,讓我們一起隨果樹主人分送柚子去了。

  其實院內總共才三家人家。東面我外公、外婆家,中間是果樹主人家,西面則居住著一位孤寡老奶奶,她是給人縫補衣衫為生。聽外婆講其有一女兒出嫁在外,但我從未見過。老奶奶滿臉慈祥,一頭銀發齊耳長,我常去她那兒玩,她待我們非常親切。其家里也沒什么珍貴的東西,但屋里整理的干干凈凈。靠墻放一小桌子、桌上有一紙盒內有未縫完的衣衫、老花鏡等物,紙盒旁一盞油燈、玻璃做的燈罩擦的是一塵不染,細長的燈罩上面還用白紙剪成一圓圓的圈套著,相似一個瘦子戴了一頂沒了頂的草帽。我好奇地問奶奶:“家里有電燈,為什么還用油燈啊?”奶奶和藹地回答:“傻瓜、奶奶當然是省電了。”“為什么要省電呀?”“奶奶省錢、奶奶要自己養活自己。”“那油燈上為什么剪個圓圈圈罩著?”“那是使燈光集中、看的清楚,便于奶奶做針線活”。我的一連串為什么,讓她放下手中的活,然后用手慢慢撫摩我頭頂說:“明明,等你長大就知道了。”此時,外婆喊我吃飯了,我回家一看是粥,又沒菜,就不想吃,外婆嘮叨了幾句,不知怎么地我哭了。隔壁奶奶聽了,就問外婆是啥事?“明明沒菜不肯吃飯,”“噢!那叫明明過來吧,我這里還有一點豬油。”于是我手里端著碗粥,屁顛屁顛地又去奶奶處了。進門后,奶奶拿毛巾把我搽了搽臉說:“我們的明明成小花貓了”。說完轉身小心翼翼地在櫥里拿出一小碗,從我手中抽過筷子,向小碗中央夾了一點豬油,放在粥里、同時又倒入一點醬油、一攪拌,透著熱香氣撲鼻,誰見了都嘴饞。不一會兒功夫,那碗粥就見了底。我雙手捧著碗、不甘心地又將碗里舔了個遍,而后放下碗望著奶奶,一言不語。奶奶看了我的模樣、忍俊不禁笑著說:“還有,還有,明天再吃吧”。我聽后高高興興的回去了,將碗遞給外婆,外婆默默接過碗、朝我輕聲嘆了口氣,沒說話,去忙家務活了,我也不知道外婆為什么嘆氣,第二天外婆沒讓我去奶奶家……若干年后,我才懂得外婆為什么嘆氣,當然這是后話。

  外公原姓葉,在縣城一布店做帳房先生,和外婆結婚后育有二男八女十子女。外婆一生在家相夫教子。我母親在姐妹中排行老二,因家境艱難,早年出門謀生。于是我姐弟仨輪留寄養在外婆家,倆老非常疼愛我們。時年冬天、天氣寒冷,我和家弟不肯起來懶床,外婆用碳火捂好腳缸、放入床上。吃中飯時,外婆又端菜端飯放在被子上讓我們吃,等下午天氣暖和了才讓我倆起床,他們把對女兒的愛都轉化到我們身上,讓我們領略了另一番親情。記得當時我特別調皮、和院子里的孩子賭煙殼輸了,我就跑回家向外公討要,外公笑著說:“沒有煙殼了。”“哼、我不信”。于是我爬上身,在外公的上衣口袋亂摸一陣。“好了、好了,我給、我給,”外公極不情愿的從中山裝兜中掏出煙來,小心翼翼地將煙殼從包裝上剝了出來,又從旁拿來一紙、將未抽完的香煙收拾好,這才把煙殼交給我,而我興高采烈地馬上將煙殼折成三角型、轉身又去屋外玩了……每年二、三月份,天上的風箏多了起來,雖然風箏形狀不一,但制作材料基本一樣,皆是用報紙、竹篾糊的。因在山上放的風箏,所以看起來很高很高,讓人有著無數遐想。其實說是山也不高,也就七、八十米的樣子,穿過院子后面幾家人家的后門、有條捷徑直通山腰,有時大人帶我拾階而上,大有曲徑通幽處之感。登上峰頂、放眼四周,山間除一小亭子和幾間平房,便是滿山低矮的茶樹。往下俯視縣城城隅,顯得朦朦朧朧,難留深刻印象。遠處一聲聲氣鳴,一列貨車拖著長長的身軀、緩慢地蠕動在不遠的山間,車頭吐出陣陣濃煙、在灰蒙蒙的天空中,久久不能散去……那個年代我們輕易不出門,即使有大人帶也很難得。一次我知道大人們要去看電影,就急的哇哇大哭、死活糾纏就是不讓他們走,外婆一看沒法子,就對我說:“明明、我們吃甜酒釀。”一聽有甜酒釀吃,我馬上擦干淚水問外婆:“那甜酒釀在哪里呢?”外婆笑著說:“莫急、莫急……”轉身端出碗酒釀然后對我說:“明明你慢慢吃、不要吃醉,我們出去一趟,小阿姨在家。”“恩!”我坐在竹塌邊吃邊點頭。不知醉了、還是困乏了,我是迷迷糊糊睡到吃晚飯的時候,他們回來才把我叫醒,就這樣在外婆家的幾年,我始終未能看上一場電影。

  院里果樹主人姓陳,三十多歲的樣子,滿臉胡子,以挑擔子賣花紙、看西洋鏡為業。說起看西洋鏡、我那好奇心不亞于現在看天外來客。我就整不明白一個小盒子里會裝有如此多的驚奇和秘密,仿佛整個世界都藏在里邊。那個年代我們連小人書都很難見到,更何況是看西洋鏡了。每當輪到我看時,我兩手緊緊抓住盒子、大氣也不敢喘,生怕驚動畫里的人物一眨眼跑沒了。當然我也不是常有的看的,因為外公、外婆關照我倆要少跟他們來往,聽說他們家的長輩出生成分不好,放在那年頭是很忌諱、也少有人來往的。但大人歸大人的事,我們幾個孩子照樣玩的開心。說起老陳倆兒子——大虎小虎,兄弟倆年齡比我大一、二歲,挺淘氣的,滿院子都是他們的影子。打玻璃彈子、拍洋片、賭煙殼,實在無聊了就蹲在地上觀看螞蟻搬家,把個頭最大的螞蟻按在土里,放在巢穴邊,或者用土將洞口堵死,看驚炸了的螞蟻群匆匆奪路而逃。有時我們手拿樹葉將在圍墻爬的蝸牛一個個刮了下來。不過無論我們怎么玩,就是不能出院門,這是大人們給的底線。憑我們自己是走不去的、因那院門的木插銷太高我們夠不著。有時我們聽到院外倒垃圾車的玲聲、吆喝聲是非常開心的,因為大人們會手端垃圾開院門出去,我們幾個是緊隨其后站在門外的石階上,看著大人將畚箕中垃圾倒入手推車中,而后大人們又將我們趕了進去,身后大門哐鐺一聲,關斷了我們對外面世界的好奇心……年復一年,日子就這么過去。直到一天夜晚,我在睡夢中被很響的敲打聲驚醒,我隨外公、外婆站在窗口,院子有許多人戴著紅臂章、打著火把,圍著陳和其父。陳一手拿鐵皮畚箕、另一手拿著短棒不停的敲打,口中還念念有詞,不知說啥。其父緊隨其旁,頭戴白紙尖頂高帽、在風中瑟瑟打抖。那臺西洋鏡扔在他們腳下、不過早已經砸得破爛一攤。過一會兒,一戴紅臂章者帶頭一陣吶喊,眾人在吶喊聲中,涌出院外,扔下陳氏父子在漆黑的夜里、孤獨無助的呆立著。那年我六歲。

  總以為過去的太遙遠,而今看來是信手捻來。夢中圍繞多少兒時往事,如今還剩多少在風中回憶。當我們為自己的腳感嘆沒有好鞋穿的時候,有誰還想到這世上有多少人沒有腳。當我們衣錦還鄉時,有誰想到我們年邁父母的思緒。.......

  八三年之行總的來說是匆匆而來、匆匆而去;因母親工作忙,我們住了兩晚上,就回去了。等到九五年再去時,兩老早已作古。阿姨也出嫁搬出,院子里剩下一家人家,我不認識,大概是陳氏后人罷。院子里的房子、圍墻、大門還是老樣子,在夕陽沐浴下默默的矗立,仿佛向人們述說往日的故事。……

  別了,我的童年!別了,白云山下桃花塢、我的故居!

御龙在天礼包 江西11选五预测软件 老时时彩走势图 老虎机论坛虎 时时彩稳定赚钱 北京pk10高手单期计划 f老时时杀号定胆 单机麻将 必中快三计划是真的吗 彩96官方下载 牛牛看4张牌抢庄老是输 重庆时时现场开奖结果 五洲彩票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