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龙在天礼包
心塞!510萬元被“朋友”騙走肆意揮霍
時間:2019-5-31 9:16:01來源:湖州市公安局閱讀人數:362










    
今年3月初,市民鐘先生報案稱,他被永康的朋友徐某騙走了510萬元。縣公安局刑偵大隊聯合昌碩派出所歷經2個月的艱辛追查,近日終于將犯罪嫌疑人徐某抓獲歸案。


  鐘先生今年30出頭,和妻子一起打拼做服裝生意。2017年,通過他人介紹認識了徐某。


  在被騙之前,鐘先生所認識的徐某是一位比他還厲害的同齡人。在他印象中,徐某擁有網絡公司、多輛豪車。這還是次要的,關鍵是徐某自稱與很多高級官員、網絡大咖很熟,有豐富的社會資源和人脈。


  2018年7月,徐某打電話給鐘先生,稱可以拿到抖音在江浙滬C店(淘寶店)充值業務的獨家代理權,這個投資的好處就是能壟斷江浙滬C店(淘寶店)在抖音上的廣告充值業務,如果談得好,比如投資1500萬元,抖音就會給1500萬元保本費用,等于說這是一個不會虧本的投資。


  “當時我一聽徐某這么說,就十分感興趣,因為我覺得能拿到抖音相關區域廣告的獨家代理權已經是很厲害了。”鐘先生說,之后徐某問他要不要一起合作,他表示愿意,然后徐某讓他投資500萬元。


  去年8月,徐某又給鐘先生打電話稱,他已經到了北京見了抖音的老總,并談了代理廣告的項目,從開始的2000萬元談到1500萬元,最后雙方確定2019年江浙滬C店(淘寶店)廣告充值業務全年代理費為1500萬元,并稱從2018年9月至12月期間免費贈送測試。


  “然后他告訴我,9月份就要開始測試,要我盡快轉500萬元過去。因為當時銀行卡里只有200萬元現金,他就讓我先轉200萬元,剩下的300萬元由他幫我墊付。”鐘先生說,當時聽徐某這么說,還覺得他挺講義氣的。


  2018年9月4日中午,鐘先生向徐某提供的一個民生銀行賬戶轉賬200萬元,這個銀行賬戶是徐某弟弟的,徐某稱是為了方便一起轉總賬給抖音方。


  之后,徐某又發了一張民生銀行電子回單給鐘先生,徐某稱這是轉賬給抖音方的回單。看到這個回單,鐘先生沒多想便相信了,同時也認為徐某辦妥了投資項目的事宜。之后,鐘先生就跟徐某一起籌備成立廣告代理公司。


  從2018年9月中旬至10月29日,鐘先生籌集資金把徐某幫他墊付的300萬元還清。在轉最后一筆錢時,徐某拿出一份公司總投入的方案給鐘先生,稱再多轉10萬元,就跟公司另一名楊姓投資人的股份一樣多。所以,鐘先生又多轉了10萬元,總共投資510萬元。


  正常情況下,公司籌備好即可投入測試,然而,徐某總是拖拖拉拉,至今年1月,公司才籌備到一半,這很不符合徐某的行事風格。這時,多了個心眼的鐘先生意外發現一個驚天秘密:徐某竟然背著他向他人兜售抖音廣告代理項目,并稱鐘先生家里出了點事情已退出了該項目。


  今年3月初,市民鐘先生報案稱,他被永康的朋友徐某騙走了510萬元。縣公安局刑偵大隊聯合昌碩派出所歷經2個月的艱辛追查,近日終于將犯罪嫌疑人徐某抓獲歸案。


  鐘先生今年30出頭,和妻子一起打拼做服裝生意。2017年,通過他人介紹認識了徐某。


  在被騙之前,鐘先生所認識的徐某是一位比他還厲害的同齡人。在他印象中,徐某擁有網絡公司、多輛豪車。這還是次要的,關鍵是徐某自稱與很多高級官員、網絡大咖很熟,有豐富的社會資源和人脈。


  2018年7月,徐某打電話給鐘先生,稱可以拿到抖音在江浙滬C店(淘寶店)充值業務的獨家代理權,這個投資的好處就是能壟斷江浙滬C店(淘寶店)在抖音上的廣告充值業務,如果談得好,比如投資1500萬元,抖音就會給1500萬元保本費用,等于說這是一個不會虧本的投資。


  “當時我一聽徐某這么說,就十分感興趣,因為我覺得能拿到抖音相關區域廣告的獨家代理權已經是很厲害了。”鐘先生說,之后徐某問他要不要一起合作,他表示愿意,然后徐某讓他投資500萬元。


  去年8月,徐某又給鐘先生打電話稱,他已經到了北京見了抖音的老總,并談了代理廣告的項目,從開始的2000萬元談到1500萬元,最后雙方確定2019年江浙滬C店(淘寶店)廣告充值業務全年代理費為1500萬元,并稱從2018年9月至12月期間免費贈送測試。


  “然后他告訴我,9月份就要開始測試,要我盡快轉500萬元過去。因為當時銀行卡里只有200萬元現金,他就讓我先轉200萬元,剩下的300萬元由他幫我墊付。”鐘先生說,當時聽徐某這么說,還覺得他挺講義氣的。


  2018年9月4日中午,鐘先生向徐某提供的一個民生銀行賬戶轉賬200萬元,這個銀行賬戶是徐某弟弟的,徐某稱是為了方便一起轉總賬給抖音方。


  之后,徐某又發了一張民生銀行電子回單給鐘先生,徐某稱這是轉賬給抖音方的回單。看到這個回單,鐘先生沒多想便相信了,同時也認為徐某辦妥了投資項目的事宜。之后,鐘先生就跟徐某一起籌備成立廣告代理公司。


  從2018年9月中旬至10月29日,鐘先生籌集資金把徐某幫他墊付的300萬元還清。在轉最后一筆錢時,徐某拿出一份公司總投入的方案給鐘先生,稱再多轉10萬元,就跟公司另一名楊姓投資人的股份一樣多。所以,鐘先生又多轉了10萬元,總共投資510萬元。


  正常情況下,公司籌備好即可投入測試,然而,徐某總是拖拖拉拉,至今年1月,公司才籌備到一半,這很不符合徐某的行事風格。這時,多了個心眼的鐘先生意外發現一個驚天秘密:徐某竟然背著他向他人兜售抖音廣告代理項目,并稱鐘先生家里出了點事情已退出了該項目。


  這個秘密如同晴天霹靂,鐘先生既驚訝又懊惱。一邊是有一年多交情的朋友,一邊是自己投資的510萬元血本,到底朋友有沒背叛自己呢?自己真的看錯人了嗎?


  鐘先生冷靜之后發現自己過于輕信徐某,按常理,如果要投資這個項目,自己肯定要參與調研或商談,但前期這些工作他均未參與,對于前期這些工作的真實性一概不知。


  為了證實徐某是否真的拿下抖音相關廣告代理權,鐘先生親自查證,結果令他十分震驚。徐某去年9月份所稱在抖音拿到相關廣告代理權一事完全是虛構的,代理權從未拿到,他個人所投資的510萬元也沒有轉到抖音方。


  揭開真相之時也是攤牌之際,鐘先生質問徐某為何要如此欺騙他,徐某以種種理由推脫,得知鐘先生準備報警,徐某立即玩失蹤。


  無奈之際,鐘先生于今年3月初報警。我縣警方立案后查明,鐘先生于2018年9月4日中午第一次向徐某的弟弟徐某某民生銀行賬戶轉賬200萬元;之后于9月10日、11日,向徐某弟弟銀行賬戶分別轉賬60萬元、120萬元;另外130萬元是由鐘先生通過支付寶向徐某弟弟轉賬的,轉賬時間為2018年9月24日至10月29日。


  警方查明鐘先生向徐某弟弟轉賬510萬元事實之后,再查徐某弟弟銀行賬戶資金流向發現,鐘先生于2018年9月4日中午將200萬元轉賬到徐某弟弟賬戶后,當天下午2點半至4點半左右,短短2小時,該銀行賬戶就有10多筆資金轉出,共計80多萬元。而在鐘先生轉賬之前,該銀行賬戶只有一些零錢。


  此外,警方還查明,2018年10月24日,徐某在杭州某汽車銷售公司購買了一輛奧迪A8轎車,花了80多萬元,費用也從徐某弟弟銀行賬戶流出。該銀行賬號還多次將資金轉賬到徐某本人及其親屬的銀行賬戶上。


  此后,專案組趕赴北京,向抖音公司求證,得知徐某并未獲得抖音相關廣告代理權。


  經過深入調查,警方查明,徐某成立了一個網絡科技公司,但實際上是一個皮包公司。他一直將自己包裝成網絡大咖,在錢江新城租了一套房子,年租金12萬元,出入的豪華轎車系租賃。徐某還上了法院的失信名單。


  近日,警方根據線索,成功將涉嫌詐騙的徐某抓獲歸案。徐某交代,鐘先生轉賬給他的510萬元,大部分的錢已被他揮霍了,估計還剩下50萬元左右。至于為何要詐騙交往一年多的鐘先生,他不愿多說。


  辦案民警提醒廣大市民,目前詐騙案中雖然以電信網絡詐騙為主,但熟人詐騙同樣存在,知人知面不知心,切不可掉以輕心。對于合伙投資項目,合伙人能全程參與盡量參與,切不可輕信一方,否則被坑了都不知道。


  目前,此案在進一步處理當中。


0F0;">   這個秘密如同晴天霹靂,鐘先生既驚訝又懊惱。一邊是有一年多交情的朋友,一邊是自己投資的510萬元血本,到底朋友有沒背叛自己呢?自己真的看錯人了嗎?
  鐘先生冷靜之后發現自己過于輕信徐某,按常理,如果要投資這個項目,自己肯定要參與調研或商談,但前期這些工作他均未參與,對于前期這些工作的真實性一概不知。


  為了證實徐某是否真的拿下抖音相關廣告代理權,鐘先生親自查證,結果令他十分震驚。徐某去年9月份所稱在抖音拿到相關廣告代理權一事完全是虛構的,代理權從未拿到,他個人所投資的510萬元也沒有轉到抖音方。


  揭開真相之時也是攤牌之際,鐘先生質問徐某為何要如此欺騙他,徐某以種種理由推脫,得知鐘先生準備報警,徐某立即玩失蹤。


  無奈之際,鐘先生于今年3月初報警。我縣警方立案后查明,鐘先生于2018年9月4日中午第一次向徐某的弟弟徐某某民生銀行賬戶轉賬200萬元;之后于9月10日、11日,向徐某弟弟銀行賬戶分別轉賬60萬元、120萬元;另外130萬元是由鐘先生通過支付寶向徐某弟弟轉賬的,轉賬時間為2018年9月24日至10月29日。


  警方查明鐘先生向徐某弟弟轉賬510萬元事實之后,再查徐某弟弟銀行賬戶資金流向發現,鐘先生于2018年9月4日中午將200萬元轉賬到徐某弟弟賬戶后,當天下午2點半至4點半左右,短短2小時,該銀行賬戶就有10多筆資金轉出,共計80多萬元。而在鐘先生轉賬之前,該銀行賬戶只有一些零錢。


  此外,警方還查明,2018年10月24日,徐某在杭州某汽車銷售公司購買了一輛奧迪A8轎車,花了80多萬元,費用也從徐某弟弟銀行賬戶流出。該銀行賬號還多次將資金轉賬到徐某本人及其親屬的銀行賬戶上。


  此后,專案組趕赴北京,向抖音公司求證,得知徐某并未獲得抖音相關廣告代理權。


  經過深入調查,警方查明,徐某成立了一個網絡科技公司,但實際上是一個皮包公司。他一直將自己包裝成網絡大咖,在錢江新城租了一套房子,年租金12萬元,出入的豪華轎車系租賃。徐某還上了法院的失信名單。


  近日,警方根據線索,成功將涉嫌詐騙的徐某抓獲歸案。徐某交代,鐘先生轉賬給他的510萬元,大部分的錢已被他揮霍了,估計還剩下50萬元左右。至于為何要詐騙交往一年多的鐘先生,他不愿多說。


  辦案民警提醒廣大市民,目前詐騙案中雖然以電信網絡詐騙為主,但熟人詐騙同樣存在,知人知面不知心,切不可掉以輕心。對于合伙投資項目,合伙人能全程參與盡量參與,切不可輕信一方,否則被坑了都不知道。


  目前,此案在進一步處理當中。
御龙在天礼包 北京pk记录 广东11选5投注平台手机版本 上海时时哪儿买的 时时彩99%中奖定位胆 南粤好彩三开奖 体彩千禧试机号金码 如何破解网上棋牌 贵州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扑克牌分三堆魔术 福建时时诀窍公式 湖北11选5计划软件 如何找一分快三的规律